文章
经典文章
情感文章
原创文章
伤感文章
心情文章
励志文章
人生哲理
爱情文章
故事
感人故事
心情故事
情感故事
爱情故事
鬼故事
哲理故事
散文
爱情散文
伤感散文
抒情散文
写景散文
叙事散文
游记散文
优美散文
名家散文
推荐
淘宝模板
手机模板
淘宝头条
淘宝教程

鬼故事:变鬼复仇

时间:2016-04-01 23:35 作者:远航 阅读: 纠正错误
 1.jpg

  “梅朵,你自己回家吧,今天我就不陪你了。”我温柔的对电话里面的女人说。
  
  “不行,今天你你必须要陪我吃饭,否则我就躲起来不见你了。”梅朵娇嗔的对我说。
  
  我还真没辙了,谁叫我那么爱她,爱的要我的命都可以。
  
  “梅朵乖乖听话啊,下次再说,我好忙,我还要回家陪我老婆呢。”说起我老婆,我就一阵反感,我和她没有感情,我们的婚姻是商业联姻,而且我先认识梅朵,也先爱上梅朵的。
  
  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的梅朵那么的执着,有点让我头疼,在我的映象里面她善解人意,温柔如水的。
  
  梅朵听到我有点不耐烦了,她沉静道:“萧然,我爱你,我今天生日。”
  
  生日?我仔细在头脑里面搜索了一遍,是啊,今天确实是她的生日,怎么把这件事忘记了,陪她吃饭?不行啊,等会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,起码要开到晚上,我头疼,真的头疼了,我严肃的想了一会,对梅朵说:“梅朵,对不起,要不明天补上吧,我今晚有一个会议。”
  
  听到我忏悔的声音,没有又恢复以往的温柔,说:“事业重要,好吧,你答应明天给我补上的,说到做到?”
  
  我干脆果断的说:“好。”
  
  我们愉快的挂断了电话,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和梅朵通电话,否则的话我宁可放弃这个会议也要去陪陪她。
  
  晚上我回家,我的老婆郑启荣不在,这女人去哪里了,我似乎一点都不关系,由于分房睡觉,我直接把卧室反锁呼呼大睡,明天还要陪陪梅朵。
  
  晚上,一阵刺骨的风把我冷醒来了,不是阳春四月了吗,怎么还这么冷,我起身关窗户,却在玻璃上看见有一个用嘴巴哈气写的一串字,但是字迹很模糊,一会就消失不见了,真见鬼这好歹也是六楼,难道还有人在我玻璃上写字?小偷吗?我赶紧打开玻璃往外面探望,只可惜什么都没有看见。
  
  奇怪奇怪真奇怪,我坐在窗户旁边,越想精神越好,精神越好就越觉得烦躁,就感觉有自己用生命爱护的东西离开自己一样,我烦躁的居然有点想跳楼,怎么回事,我摸一把自己的脸颊,居然有泪痕,梅朵?难道梅朵有什么事?
  
  我打开手机想给梅朵打一个电话,可是凌晨两点钟说不定一个电话就吵醒她了,还是不打了吧,我又把手机关掉了,等明天一早再给她电话。
  
  次日,雾茫茫的天空透露了她的不悦,我也很不安,“梅朵,接电话啊。”我给梅朵打了好几遍的电话,没人接。
  
  当我给她打电话打到第十次的时候,我开始失去理智了,怎么电话一直都没有人,直觉告诉我梅朵出事了,我顾不上穿戴整齐的跑向停车场。
  
  当我发疯似的撬开梅朵卧室的时候,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,梅朵死了,她的脖子被人割断了一半,两个脚踝被人也砍断了一半,整个肚子被人剖开,内脏被挂到房间各处,她的嘴巴是张开的,被人割掉了舌头,眼珠子被人摘掉了一只,包括半边脸被人划破了好几处。
  
 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,还来不及哭就眩晕了,迷迷糊糊之间,我看见一个熟悉的女子背影在对梅朵下手,她一进门就把梅朵打晕,然后把梅朵拖进卧室里面,她甚至身上自带了刀具,对梅朵恶狠狠的下手,当梅朵被她打晕的时候,梅朵已经没有了反抗能力,可是她根本不解恨,对梅朵进行了一系列的残忍对待,究竟是什么人,什么样的仇恨才能做出这样的事。
  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从眩晕中醒来,我满眼泪痕,哭都哭不出来,只能爬到梅朵的床边,捧着她残缺的脸,声泪俱下的说:“梅朵,对………对不起,……我来晚了,…..昨晚没有陪你过生日,…….究竟是谁啊…..究竟是谁,……..把你害死……害死你的,呜呜,梅朵,梅朵你不要走。”
  
  这时,我觉得自己的脸被一个冰冷的东西触摸着,那个东西没有形态我看不到,但是我不觉得害怕,我觉得是梅朵,我把手放在自己脸上,企图握住那个东西,忽然耳边轻轻的呜咽道:“萧然,我舍不得你,我昨晚去你家找了你,可是我刚死没有形态,我怕吓到你,萧然我舍不得你,你是一个好人,可惜我的家境贫寒配不上你,否则的话我就是你的老婆里。”
  
  我哭的天昏地暗,涕泪交加的说:“梅朵,我和她离婚,我娶你好不好?”我好后悔,好后悔。
  
  梅朵毫无生机的说:“不要,你一个贫民,能道今天的位置都是那个女人帮你的,你不要和她离婚。”
  
  我歇斯底里的问:“是谁害死你的,是不是郑启荣。”
  
  梅朵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说:“不怨她,她爱你,你爱我,她自然恨我,你要好好过日子,我刚刚死去,还形不了鬼魂,由于死的太惨又不能投胎,只能在天地之间飘动,我马上就会魂飞魄散,今后只能偶尔入你的梦,你好好保重。”
 
  梅朵说完话,我就觉得身边的冰冷之气飘散了,梅朵走了,连最后一缕魂魄都飘走了。
  
  我的心好像被人掏空,我整个人都萎靡不振了,但是一想到郑启荣,我就恨,恨不得让她入地狱,我笃定就是郑启荣害死的梅朵,我发誓要整死那个女人。
  
  梅朵的死很平静,警察发现了也只是通知梅朵家属认领尸体,没有人能撼动郑启荣的地位,郑启荣太有钱了,太有势力了,连我平时在家里也不敢大声对她说话,就算是分房睡我都拼命的找借口,说是工作忙。
  
  但是以后呢?我为什么而活,梅朵死了,我定要把郑启荣也碎尸万段。
  
  可是我该怎么做?直接开车把她撞死,把她一刀子杀了,下毒?我没有头绪,起码我现在还没有那么复杂,但我绝对要为梅朵讨回一个公道,梅朵不是说自己快魂飞魄散了吗?那我能做什么?
  
  我想不到,我觉得我疯掉了,我疯狂的开车在高速公路上,我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,我突然想到了,自己生无可恋,自己不是可以为梅朵去死吗?那我为何不去死?可是梅朵让我好好的啊,但离开梅朵我能好吗?
  
  半夜,我决定好了一件事情,我要追随梅朵,化成厉鬼为她报仇,我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选择了一个致高点的楼房,等我跳下去的时候我的身子会滑过我家的窗户。
  
  我给郑启荣拨通电话冷冷的说:“郑启荣,你站在窗户面前吧,我有惊喜给你。”
  
  电话那边有点不可思议,但片刻之后却是疯狂的高兴:“萧然,我没有听错吧,你要给我惊喜?”
  
  我淡淡的说:“是的,但是你要站在窗户旁边才看得到。”
  
  郑启荣激动的说:“萧然,我就在窗户旁边,我打开窗户了。”
  
  果然,我看见郑启荣的头,在微弱的灯光下探出来了一点。
  
  我又说:“你抬头吧。”
  
  然后她抬起了头。
  
  然后我开始坠落,身子如离弦之箭,当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,我冷冷的望着她,恨不得直接用眼睛把她碎尸万段,她把我最心爱的人夺走了,我死也不会放过她。
  
  但我不会这样让她死,我只要让她看着我怎么死的,让她知道害死梅朵等于害死了我,想必她生不如死吧,生不如死比死更可怕。
  
  就在我坠落地面的那一刻,我似乎看见天空有一个身影迅速飘荡道我身边,是梅朵,她双眼泪花的说:“你怎么那么傻。”
  
  我刚刚裂开嘴巴笑,刹那间却化成了一滩肉泥,但是我并不伤心,我只有恨,听说人怀着恨意在十二点死去会变成厉鬼。
  
  我变成了一只鬼,如愿所偿,我的怨念太重,以至于平常的鬼都很怕我,我用尽一切办法留下了梅朵的一魂一魄,只是我看不到梅朵的形状,我只能感受道她在我身边的存在。
  
  这一晚,我回到我家,看见郑启荣面如枯槁的回家,她刚参加了我的葬礼,悲伤是肯定的,但是我不同情,本来我不爱她也不恨她,只是她害死了梅朵我才恨她,我要纠缠她。
  
  房间里面充斥着我悠悠荡荡的声音,“你该死,害死了梅朵,死一万次都不为过。”
  
  郑启荣面色惧怕的对着空气里面的我说:“萧然,对不起,我恨死她了,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看不到吗?”
  
  我说:“所以你害死了她,你是一个恶毒的女人,我做鬼也会让你生不如死的。”
  
  说完,我就把房间的灯打开,但是开的很昏暗,郑启荣的面前有一面镜子,而我就出现在镜子里面,瞪着瞳孔,诡谲的望着她笑。
  
  郑启荣被我吓的不轻,甚至濒临崩溃,但我并没有决定放过她,包括她的家人,恶毒残害别人的人,就不配活的潇洒。
  
  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